当前位置:东方明轩(北京)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搞笑会“奏乐”的房子
会“奏乐”的房子
2022-11-04

灵山村住着一对夫妻,婚后没多久,妻子梁桂花就患了一场大病,病后下肢瘫痪,不能行走。为了生计,丈夫裴大柱天天到山上砍柴,然后拿到集市上去卖。裴大柱一走就是一整天,为了不让妻子感到孤单,裴大柱想出一个办法,他从附近的瓷器窑场捡了些破碗破盆破罐,然后将这些东西固定在屋内的墙上,再用绳子在它们的外侧悬吊一根小铁棒或一把小铜锤。一拉绳子,这些看似寻常的器具便可奏出动听的音乐,而这座破旧的房子,仿佛也成了一个会“奏乐”的乐器。

有了这个巨大的乐器,梁桂花就可以边“弹奏”边唱歌。她天生一副好嗓子,再加上她唱的歌都是自编的,很合当地人的口味,因此,她的弹唱很受村民的喜爱。梁桂花感到很幸福,很知足。

可是有一天,直到星星挂满了天,裴大柱也没回来。梁桂花担心极了,她爬到村口一遍又一遍地向裴大柱离去的方向张望,可她等到天亮也没瞧见裴大柱的身影。

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,梁桂花依然没得到关于裴大柱的任何消息。后来,一个路人捎给梁桂花几件衣服并告诉她,十几天前,一个男子在上山砍柴时不慎跌下悬崖,由于崖下很少去人,所以山民们昨天发现时,这个男子的尸体已经被野兽咬得面目全非了……

梁桂花再一看这几件衣服,果真是丈夫的,她顿时哭成了泪人。

裴大柱死了,但生活仍要继续,于是梁桂花想出了一个谋生的方法。

梁桂花的家临近大路边,每天过往的路人不计其数,遇到艳阳天或暴雨天,常有路人进屋避热或躲雨。以前,梁桂花只是给路人提供一些茶水,并陪路人说说话,如今她改变了做法,不仅给路人提供茶水,还给路人弹唱。那美妙的旋律、动听的歌喉和动情的演奏,常常引来一片赞叹声。临走时,路人往往丢下些许银两,以示答谢。

后来,梁桂花又收了一个叫小丽的孤儿做干闺女。

一天上午,暴雨骤降,几个粗壮的男子跑进屋来避雨。见来了客人,梁桂花吩咐小丽给客人倒茶,接着,她照例亮开嗓子开始弹唱。但这几个男子对她的弹唱似乎不感兴趣,凑在一起不停地嘀嘀咕咕。起初,梁桂花以为是自己唱得不好,人家才不愿意听,但后来这些人窃窃私语的几句话,引起了她的警觉。

雨过天晴,几个男子骑上马一溜烟地没了踪影。梁桂花见状,赶紧在小丽耳边吩咐了几句,小丽一听,马上向村外跑去。

小丽气喘吁吁地跑了十几里路,终于来到一个叫高家庄的村子。该村有一个姓高的富户,但主人去年去世,目前当家的是他的女婿郑志民。小丽来到高家,张口就说要见郑志民。看门的老头一把拦住小丽:“一个臭要饭的,竟然想见我家姑爷,你做梦吧。”小丽进不了屋,急得哭了起来,边哭边唱起了一首《防盗歌》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夜晚关好门窗呀,小心盗贼进了屋……”

这首歌是梁桂花教给小丽的,唱着唱着,郑志民便循着歌声从屋里走了出来。见了小丽以后,郑志民问:“小姑娘,这首歌你是跟谁学的?”小丽说是跟干妈梁桂花学的,郑志民一听,赶紧把小丽领进了屋……

这天夜晚,几个身手敏捷的蒙面人跃入高家大院,可当他们撬开门准备行窃时,屋内的灯突然亮了,十几个衙役一拥而上,顷刻间便将他们控制住。

原来,先前小丽就是来给高家送信的。上午弹唱时,梁桂花多留了个心眼,暗暗留意那几个男子的言行。当听到他们反复提及高家庄和郑志民时,她顿时明白了:这是一群盗贼,今晚的目标很可能是高家庄的富户郑志民。再联想到几个月以来本县发生的几桩盗窃杀人案,梁桂花顿时惊出一身冷汗。因此,待这几个可疑男子离开后,梁桂花便吩咐小丽火速去给高家送信……

盗贼落网了,郑志民既保住了财产,又立了大功,得到了县太爷的表彰和奖励。

这天,郑志民备了一份厚礼来见梁桂花,可梁桂花却说:“心意我领了,但这礼我不能收。”郑志民坚持要把礼留下,梁桂花生气了,让小丽把礼拿到了门外。郑志民见状,只好说:“桂花,难道你真……真没看出来我是谁吗?”桂花的眼眶湿润了:“我不认识你,我的那个心上人……已经死了。”

其实,梁桂花咋不认识郑志民呢?几年前,当梁桂花得知裴大柱遭遇横祸时,她就对裴大柱的死半信半疑。后来,一个村民去高家庄串亲戚时,发现高家庄的新女婿郑志民跟裴大柱长得极像,再一打听,发现这个郑志民果然就是梁桂花的丈夫裴大柱。原来,那天砍完柴归家时,裴大柱从几个劫匪手中救下一个小姐。小姐的父亲见裴大柱长得眉清目秀,又是救命恩人,就想招其为上门女婿。过惯苦日子的裴大柱见高家是富户,一时鬼迷心窍,就答应了。他谎称自己叫郑志民,尚未成家,父母双亡,从而骗过了高家。随后,郑志民委派一个家奴给梁桂花送去假消息……

“桂花,是我对不起你,可你却不计前嫌、以德报怨,关键时刻救了我。”裴大柱低着头说,“不过,说句实话,这些年我没一天快乐过。我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,只要一闭上眼,你那矮小单薄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闪现。”

“别说了,你快走吧。”梁桂花叫小丽把裴大柱赶到门外。闩上门后,就听梁桂花的歌声从里面传来:“我有一个疼我的丈夫,丈夫每天上山打柴……我做好了饭菜等丈夫回来,可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,却始终不见丈夫归来……”

裴大柱知道,这是梁桂花自编自唱的歌,歌名叫《唱给丈夫的歌》,可如今,他再没资格听了……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王万春)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